2/27/2012

40大關 我被附身了嗎

這一年多來,從許多的蛛絲馬跡發現,我好像變了一個人。數十年如一日,從學生到社青,社青到熟女,一路"進化"的過程,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有甚麼不對的改變。可是這次的這個,所謂人生里程碑的「四十不惑」,在這個大卡裡的"有感改變",覺得對自己開始陌生起來了。

所以,我漸漸懷疑,被附身了嗎?

這些所謂的蛛絲馬跡,其實只有自己清楚,是些頗大的轉變。

第一大轉變,我開始穿著球鞋趴趴走。記得我曾說過我是如何不同意一個優雅的女人應該穿著不成體統的球鞋跑來跑去嗎(我看法國女人)?沒想到我現在居然也淪陷了。起初還沒怎麼注意到,直到前天在教會一個姊妹突然對我說「幾年來第一次看到我穿球鞋!」。最近變本加厲了,為了配合球鞋,我居然有頻繁地穿起了運動褲!不是買菜而已,而是整套搭上公車去台北、上餐廳!

無法置信,我被附身了嗎?

第二大轉變,幾十年來,巧克力一直是我的最愛,家中從來不會有放在櫃子裡沒吃完的巧克力。現在我家冰箱裡卻躺了好幾盒高級巧克力,他們看起來完全失去了我的寵幸,打入冷宮。

這點我自己也非常匪夷所思,居然可以對巧克力胃口盡失。我被附身了嗎?

















第三大轉變,更怪,我開始愛喝醋。每次經過聖德科斯,就開始口渴,只想買瓶桑葚果醋,沒兩下咕嚕咕嚕喝完,居然馬上感覺體力加持有如神助,我以前超不愛酸的啊。

看起來我真的被附身了。

第四大轉變,我不再熱中於展示我那迷人的雙眼,反而每天帶著近視眼鏡。一位多年老友在FB看到我在法國拍的帶著眼鏡(不是太陽眼鏡)的照片,很內行的"指點"我,說我「我變了!」,我是真的變了,怎會在這樣一個美麗的國度裡任由自己作平常買菜的打扮呢?

第五大轉變,證明我真的被附身了,以前花費時間金錢拼了命保養的吹彈欲破的肌膚跑哪兒去了?這裡我實在不忍描述現在的慘狀了。

從這裡證明,我已經被附身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