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2011

從人妻與人母的天人交戰,到慶餘堂枇杷膏


一向自豪把Austin照顧的體質強健少生病,但是孩子畢竟還是孩子,終究也不敵老爺強迫式的近距離強力病毒放送,就在老爺帶病出差回來的第二天,Austin就出現了和老爺一樣的所有症狀,開始猛咳。

事發在老爺從大陸出差回來的那一天,咳得嚴重,身為母親那敏銳的危機感提醒我得馬上進入戰備,可是.....又考慮到老爺那"脆弱的感情",如果我馬上隔離他與Austin,他肯定受傷,且一定在一旁自艾自憐的呻吟說他很辛苦才出差回來、我們都不理他等等。結了婚後我才真正了解了男人不可理喻的孩子氣。我非常清楚,就算逃得過今晚,後面幾晚也逃不掉了。所以我硬著頭皮,只能禱告並且說服自己一切都會沒事的,當天,我們一家三口如往常一樣睡在同一床上......。

老爺從躺下去開始就不斷咳,半夜三點鐘,我被一陣不停的咳聲吵醒,他已經咳了半個晚上了。很明顯的,我們那個小小的房間裡頭已經塞滿了從他口裡咳出來病毒,我是多麼想把Austin抱到別的房間啊!可是我還是沒這麼做,我知道老爺的脆弱。看來,這趟的犧牲如果能夠換來老爺的覺醒,如果真的能夠,那就給他坳下去吧!

果然如預期的,隔天,我們母子都陪著老爺下海了。

Austin開始咳,並出現輕微發燒,我則頭痛欲裂,有一半的因素是因為老爺的半夜狂咳,我一夜無法安眠。還好Austin的發燒現象在隔天不靠藥物就已經緩解,但是喉嚨發炎,咳嗽症狀仍在,這樣過了一個禮拜、兩個禮拜、三個禮拜.....這是破天荒第一次,針對同一個病症,我帶他反覆看了五次醫生、將近兩個月的病程,他時好時壞,咳不斷。

我一向不愛他吃西藥的,每每看著他吞下那可怕顏色的糖漿時,總是有一種餵他吃毒的罪惡感。他一向瘦小的身形,這會兒又掉了一些肉了,唉...。

原本以為已經開始好轉,也不知道怎樣的因素,這兩天咳嗽的頻率又多了,他一向只要睡飽,靠自身免疫力,病情通常都可以在隔夜獲得好轉,可是他一躺下來就咳、一大早天還沒亮咳得無法再入睡,大大干擾了他的睡眠,吃了醫生開的藥也不見好轉。

所以今天,搭了捷運轉公車,我跑去慶餘堂買枇杷膏了。








第一次去慶餘堂,門面冷淡的出人意外。它沒有傳統中藥行一般塞的滿牆熱鬧的藥材,而是空蕩蕩的只點綴了幾幅不痛不癢的題字,伴隨著幾條日光燈的微弱照明,在兩旁的櫃檯後面各站了一個面無表情的老太太和,同樣也是面無表情長相清秀的孕婦。一腳才踏進去還來不及反應,我的後腦勺馬上傳來:「買枇杷膏!」兩個客人在我後頭一進門便搶著開口。

「幾瓶?」孕婦開口,面無表情,並馬上拿出一瓶已經包裝好的放在櫃台上。

A客安靜付完帳走人。

「我要枇杷膏」我開口,試圖不要聽起來好像太"不進入狀況"的樣子。

「幾瓶?」孕婦開口,面無表情,同樣馬上拿出一瓶已經包裝好的放在櫃台上。

我安靜付完帳走人。前後不到二分鐘。

B客在我後面繼續...「幾瓶?」.......

店裡除了電視台新聞的聲音,還有迴盪在這狹長空間裡,或遠、或近的「買枇杷膏」、「幾瓶」,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聲音了。

心裡想,大概他們櫃台後面只放了五百和一千吧!這種以五百倍數進帳,又不用繳稅的賺錢方法,還真是幸福哩!



Sophi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