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2011

三頭六臂當媽媽


一大早,如往常一般,我與Austin15分鐘的步行上學,天空突然飄起了小雨,我一邊的肩上背了他的上學背包,另一邊肩上是我自己的包,一隻手臂上吊了一大袋準備到教會的聚會餐點,另一隻手撐著傘,只好叫Austin拉著我的褲頭,在這微陡的斜坡路上,拖著這個才幼稚園中班的小孩,每走一步,我的褲頭就往下掉一公分。

雨雖然不大,但是那還不算小的風卻把我的頭髮吹得像是觸了電一樣,我卻找不到手把黏在臉上的髮絲給撥開,眼前視線只剩下那一條條髮絲間的夾縫,不敢想像我的形狀有多慘,還得顧著他是否被雨淋到、和路上來車。

這時突然感觸當媽的得真的要有個"三頭六臂"啊!



想起聽過一個郭台銘的笑話,當了正式員工後地獄生活才算真的開始(註)。

我們的"十月懷胎"雖說辛苦,卻還只是"三頭六臂"生活的職前訓練而已!

所以,我們很難看到身邊黏一個需索無度的學齡前小孩的媽還能優雅從容、腳蹬三吋、妝容無暇。因為出門前一個小時通常是這樣度過的:
  • 起床打理自己(僅限刷牙洗臉上防曬畫眉毛 , 梳好頭髮,馬尾紮起來,牛仔褲)15分鐘極限
  • 把小孩叫起來(可以省略刷牙洗臉,因為還小)5分鐘
  • 拖拖拉拉去上廁所5分鐘
  • 幫他換衣服10分鐘
  • 準備早餐,電話響起,把電話夾在肩上繼續弄早餐10-15分鐘
  • 吃早餐20-30分鐘
  • 邊吃邊玩...
  • 媽媽同時準備出門的水壺等用品等10分鐘
  • 邊吃邊玩...
  • 準備出門,卻說要大便10分鐘
  • 確定要出門了,說要帶玩具,猶豫不決7分鐘,決定要用甚麼袋子裝玩具3分鐘
  • 出了大門,媽媽想起垃圾沒拿出來,再開門回去拿2分鐘
  • 終於出了門,滿身大汗,5分鐘後想起手機還放在流理台上

還記得兩年前,Austin有時走路走累了還要人抱,或是在公車上睡著了,我捨不得叫醒他,只好扛著一個十幾公斤的他穿過大街小巷,儘管只是十分鐘路程而已,在烈日下望著那個目的地,卻總有好像永遠到不了的感覺。覺得扛瓦斯桶也不過如此,只不過是沒有人會這樣扛著瓦斯桶逛大街的。

我現在的能力還不止扛瓦斯桶而已,我還能打蟑螂!婚前不管白天或晚上只要唉一聲,我親愛的媽便拿著拖鞋衝過來,現在我家的驚世老爺卻叫得比我還大聲,沒搞錯!我只能逼出自己所有的腎上腺素和小強對抗了,天知道我寧可用英文對著一百個觀眾作簡報!!

所以,我成了能背能打,並且三不五時被逼著發揮創意的戰士。

帶孩子永遠比上班還累。可是你問我為什麼不去上班呢?

因為,我愛他遠比愛自己多......只有這個答案了。


這時,我又想起了孫芸芸,依然希望能擁有他的優雅與弱不禁風,唉~我這與"名媛"絕緣的一生!好壞的Hitachi,無法成為孫芸芸,就算買了她代言的電器,也優雅不起來呀!





<註>

郭台銘在員工的職前訓練時曾講了一個這樣的笑話:

一家公司的大老闆死後被送上天堂,看門的天使卻查不到他的紀錄,因為之前很少有大老闆會上天堂的。

於是天使要他自己選擇要到天堂,還是去地獄,並且可以讓他先到兩個地方都度過24小時之後再做決定 。

一開始,大老闆先被送到地獄去,他一進門發現是一個狂歡派對,所有他以前的同事跟朋友都在裡面,大家瘋狂慶祝,享受美食、名酒、俊男與美女 。

24小時之後大家跟他道別,並希望很快再見到他。

緊接著他被送到天堂去,那邊有安寧的環境跟無盡的美景,同樣舒舒服服地過了24小時 。

抉擇的時間到了,大老闆對天使說:" 天堂固然很好,但是地獄看起來比較吸引人 。"

於是他被送往地獄。然而,才一進地獄的門,眼前的景物卻讓他大吃一驚。

他的眼前竟然是一片荒原,所有他的朋友不是在上刀山,就是下油鍋。

他驚恐地問地獄的守門人:「怎麼會這樣?上一次我來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啊!」  

地獄的守門人講了一句關鍵的話:「上一次,你是來面試的,現在你已經是員工了。」



Sophi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